一色橙子

我去拯救艾欧泽亚了

Only a house quiet at snow,
a space for myself to go,
clean as paper before the poem.

 

推文问卷

@谢安之 太太的问卷,一直以来从太太这里吃到了好多粮,非常感谢了。

===

1.bl(gl)文中印象深刻的bg/gl(bl)剧情

《灰塔笔记》空灯流远

       第一次见到安得蒙是在图书馆外的开满粉色小花的苹果树下。春天的剑桥很美,我抱着两本黄色小说从图书馆的拱门里出来,磨蹭着不想去见第二学年的新教授。高等数学据说换了学术界的大人物,不仅在数学逻辑学和量子力学上深有造诣,甚至对密码学都有涉猎,光得的奖项能把人压死。我对胡子拉碴的老头子没有兴趣,连逃了四次课。埃德加帮我点名被逮住了,告诉我教授说不想上课可以,但必须要带着期末要交的论文亲自去见他。

       苹果树不高,安得蒙就站在树下,依着树干靠着,单手插在长裤口袋里,肩膀上落了几片细碎的花瓣。他身材高而瘦,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衬衫,阳光透过花瓣和椭圆形的树叶洒在他身上,整个人像埃德加的油画,色调柔和而温暖。他身旁围绕着一圈学生,似乎在解答某个数学问题,埃德加也在里面。我挤了过去。

       我入学是在1936年,当时局势已经比较敏感,密码之类的东西一般很少有人公开讨论。我走过去时埃德加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长串数字。我皱着眉头认了半天,拖长调子念出来:“I love Professor Andemund.Wilson”。

2.非耽/百文中印象深刻的bl/gl剧情

《卡徒》方想

       陈暮和维阿两人坐在看台上,场内里度红小步默正在挥汗如雨,拼命地训练。

  “你感觉怎么样?”陈暮有些小心地问维阿。大仇得报后心态失衡的人多得很,维阿这人感情从不外露,让人难猜得很。

  维阿面无表情:“很好。”

  “真的很好?”陈暮探近了一点,更加小心地问。

  维阿转过脸,看着陈暮,一言不发,直看得陈暮心中有些发毛。

  “我们对练。”

  丢下一句话,维阿率先跳入场中。

  陈暮苦着脸,跟着跳下去,心中却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失去维阿,这个从一开始便无条件支持,像自己老师,又像自己兄弟的人。

  只是一顿皮肉之苦……

他脸上苦笑之色顿时更浓了。

 

方想写感情戏很僵硬,天然基倒是一本接一本。

 

《吾命骑士》御我 

       当我在想着鞭尸该怎么鞭之类的想法时,我的老师暗地里撞了我一下,我这才想起来,对了,我是来实习如何和未来的审判骑士对骂的。

  我马上摆出了悲天悯人的太阳式表情,惊呼着:「这简直太凄惨了,你怎么可以用如此手段来对待光明神的子民,即使他是个罪人,也有悔过的机会啊!仁慈的光明神是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暴行的!」

  好啦!我先骂了,现在轮到你了。

  我顺便转头看了看我的老师,他的脸上有着赞许的笑容,所以,我知道我开骂开得不错。

  但是,那个黑发黑眼黑衣服的审判小骑士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而且我发誓,在我骂他的时候,我肯定在他眼中看到自责和懊悔,然后还有闪闪发亮的泪光。

  接着,他泪眼盈眶,一把挣脱了他的老师,然后撞开了我,最后捂着嘴巴跑开。

  「孩子,你还不冲过去教诲他光明神的仁慈?」我的老师拍了拍我的背说。

  什么?还要骂?不好吧,人家都哭了……

  「记得带着手帕清水和两个凳子去。」我的老师下了奇怪的指示后,转头开始和他的死对头审判骑士互骂仁慈和严厉。

  虽然我很疑惑,但是我不敢违抗我的老师的命令,所以我匆匆找上了一盆清水、手帕我自己本来就有,然后又挟上了两个凳子后,跑去找我未来的死对头。

  最后,我终于在审判所旁边的厕所里找到他,他正吐得昏天暗地,吐到都吐不出东西了还在干呕。

  我从呆呆的站在旁边等,等到脚酸了,想起自己有两个凳子,就走过去递一个给我的死对头,然后在自己屁股下垫一个。

  我又呆呆的坐了一会后,他终于停下呕吐了。

  看着他浑身脏乱的样子,我自然而然的把清水和手帕递给他,他也愣愣地接过,然后把自己清理干净。

  手帕凳子和清水都派上用场了……我突然有种领悟,难道我的老师当年也曾经在这个厕所里看着他的死对头呕吐?

  未来审判默默的把手怕洗干净,然后递回给我,他没有说谢谢,因为他不能说,太阳骑士和审判骑士是永远的死对头,我们各代表了光明神完全不同的两种面相,我们绝不和对方相处融洽!

  我俩只有默默无言的对望了一会,我不想用光明神的仁慈骂他,他也不想用光明神的严厉回嘴。

  从那时候起,我们两个就常常在厕所交流光明神的仁慈和严厉,我常常会带着清水凳子和手帕来厕所等他,他则是会在审判之前就准备好茶水和点心,在审判完后,就带着它们冲向厕所。

  你知道的,刚吐完总是比较饿的嘛。

  不过,他准备的点心永远都是他不爱,但我很爱的那种甜到像是用砂糖堆起来的甜点。

  这时,审判骑士似乎吐完了,照往例,我把清水和手帕递给他,他一边慢条斯里的清理,一边说:「太阳,你好一阵子不曾理会过罪人审判,我以为你终于理解只有光明神的严厉才能够喝止罪人的罪行。」

  我明白他这段话的意思,好朋友在埋怨我怎么这么久没来找他聊了。

官逼同死。

 

3.点文中打动人的感情戏

《亡灵执政》九鱼

       胡安娜挂断了电话后才开始不可抑制的颤抖,她在自己都没明白在干什么之前就背叛了安托,这个她在几天前就决定要和他结婚,生一打孩子的男人。

  她只知道绝对不能让安东尼成为维尔德格·萨利埃里的催命符。她少女时代的空闲时间几乎都在帮助父亲整理卷宗——一直到她和维尔德格在一场激烈的撒丁斗舞中无法控制的相爱,从此自欺欺人的她不愿在那些黑封面的卷宗中看到恋人的名字;而半数以上与萨利埃里有关的命案卷宗里总是能够捕捉到安名,而且如果安东尼在此之前还偷偷隐藏了相关证据的话,那么维尔德格被判无罪的可能性几乎渺茫的和死人复活差不多。

  或许总有一天维尔德格·萨利埃里会被送上电椅,或者在脑门上挨一枪,但是绝对不应该是在她可以看到和听到的地方。

………………

       胡安娜的姑婆坐在门口的摇椅上静静地等待了一夜,太阳升起了,胡安娜还没有回来。

       门铃响了,老妇人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过了大约两分钟,来人用钥匙打开了门,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了全部的光线——他并不是胡安娜,老妇人的眼睛被那些从空隙处如利箭一样射向自己的阳光刺激的疼痛难忍。

       这个无礼的年轻人她认识,就是那个有着一张漂亮面孔的罪犯——他告诉她,胡安娜死了。

       她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就在圣母像下的小抽屉里,藏着一条黑纱,她把它找出来,蒙在头和脸上,她的动作熟练而从容,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她的祖父,她的父亲,她的兄弟……

       萨利埃里的年轻人轻轻地把钥匙挂在了大门的把手上,金色的阳光照在上面,一只小小的撒丁舞娃娃依然吊在钥匙圈上,在早晨的微风中自由自在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跳着舞,只有大拇指指甲大小粉嫩的圆面孔,金棕色的头发,褐色的大眼睛,红色荷叶边舞裙,十年前她照着胡安娜的样子亲手缝制的——为了这个孩子的成年礼。

       胡安娜一直保留着它,小娃娃很旧了,但很干净,很漂亮。

       老妇人终于捧着自己满是皱褶的面孔痛哭起来。

※※※

      而在几个小时前,萨利埃里的女人也和她一样,沉默着地披上了黑纱,她们的面前是维尔德格·萨利埃里的尸体,他躺在自己兄弟的怀抱里,神色安详,如果他的身体不是那么冷,那么僵硬,那么安静,她们一定会以为这个萨利埃里的坏小子只是在又一次畅快淋漓的淘气和恶作剧后心满意足地睡着了。她们无声地哭泣,把眼泪与死去的儿子,外甥的血一起伴随着仇恨吞咽进肠胃——我终有一日像喝你的血那样,喝下敌人的血。她们拥抱死去的维维,也拥抱亚利克斯,痛苦地感觉到后者的身体也如同死者那样冰冷。

       她们无声地哭泣,把眼泪与死去的儿子,外甥的血一起伴随着仇恨吞咽进肠胃——我终有一日像喝你的血那样,喝下敌人的血。她们拥抱死去的维维,也拥抱亚利克斯,痛苦地感觉到后者的身体也如同死者那样冰冷。

       亚利克斯从她们柔软的手臂间望出去,堂·何塞·萨利埃利坐在阴影里,而煦德·萨利埃里站在他的身后,灰色的眼睛与黑色的眼睛对视,瞳孔的最深处涌动着同样的思想与感情。

       女人负责悲伤,男人负责复仇。

       维尔德格·萨利埃里死亡的消息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西撒丁。

 

4.晋江文中优秀的世界观设定

《造纸纪》狷狂 

       在这个世界,一支魂笔,一管点睛,落笔于诞生纸,投诸于化生池——一个生命就此诞生。

  他们被称为纸人。

  这个过程被称为造纸。

  简墨痛恨这个时代。

  所有人都认为,好文笔不用来造纸而是写小说,是一种罪大恶极。

  “……如果这个世界注定不会有人为我停留,至少我创造的这一个,会例外。不是血脉的羁绊,却比血脉更加深厚牢固。何时何地,不离不弃。

如此,我便赐你永生。”

        直接把文案搬了过来,设定新颖而且没有严重地吃书现象,各方面都很点文,无CP。


《画劫》楚寒衣青 

       各方面都很霹雳的一篇文。构架很大,但作者对设定的把控力强,没有到后期收不住的现象,最难得的是剧情感情文笔都在平均水准以上。

 

5.非历史向小说中具历史感的剧情

《雨魄云魂》闲相饮

       日头刚刚过午,严鸾被从直房叫出,乘车进了一处府邸时,尚不知是何事。

  他下了车,踩着深绿的沿阶草,走进树荫笼罩的院子。赵楹站在里面,正与旁边的官员说话,见他来了,便叫他一道,穿过走廊与月洞门,绕过丛生的罗汉竹与结了小果的梅树,低头走过挂满粉白桃子的枝桠,走进一座架在池塘上的凉亭。

  这里本是攀附阉党、如今已被充军发配的礼部侍郎的官邸。侍郎大人油水颇足,修园子下了本钱,地方虽不大,住着却颇舒服。

  赵楹道:“你看这宅院如何。”

  严鸾一愣,道:“你这是做甚么。”

  赵楹道:“你看这池子,虽比不上王府里开阔,却是够深,拿来给你投水,再合适不过。”

  严鸾失笑,摇头道:“待我仔细看看。”说着便往阑干边去。

  这阑干既曲又矮,严鸾弯腰看了看,犹觉不足,干脆踩着石台,抬脚跨了过去,堪堪站到了池岸石矶上,望着水面,一言不发。

  赵楹忍不住往前跟了两步,手心隐隐冒汗。

  这池塘镶着一圈玲珑岸石,池水碧绿透亮,映着天光云影。有红鱼浮上来,翻了个花,极静的水面便泛开一个圆圆的涟漪,再次平滑如镜。

  周遭静谧极了,只有池边高树上的蝉鸣。

  严鸾终于转过身,叹了口气,道:“多谢。”

  赵楹伸出手来,他便也伸出手,握住了,由他牵扶着,跨过乱石与阑干,站到他身边去。

       这一座小小的凉亭,连着爬满络石藤的院墙,院外是青石板铺就的巷子,石头上磨出了光滑的车辙,巷子通入行人不绝的街市,商贾往来,驼马铎声叮咚,往前是宽阔的、尘土飞扬的御街,公卿车驾,将士铁骑往复飞驰,出入那一片高墙四围、朱门峨峨的幽深宫禁。这是新泰元年盛夏的京城。


       世间竟有如此神文,我希望大家都能去品品。起初我只是想嗑小黄文,看到后面剧情让我欲罢不能,跳着肉看剧情。当然作为一篇黄文来说它也是很优秀的,现在文荒饿了的时候就掏出来品品,是百看不厌的类型。

 

6.非武侠小说中具江湖感的剧情

限定非武侠类的话好像只能空着了。

 

7.清心寡欲背景下的秋名山飙车

暂时想不到,只有PP清心寡欲,但她只给闻车尾气。

 

8.大男/女主小说中出彩的配角

罗宾

  “我那个小姑娘,刚满三十岁,还没谈过恋爱呢,多漂亮的一个丫头,要不是我总让她加班,肯定有好多人追……被一根炸下来的大石头柱子压在了下面,大石头,四五个人抱不过来,几吨重啊。”  

  罗宾面带微笑,他的微笑总有一点邪气,不能说像个女的,可也不大像个男的,声线也还是那么单薄,仿佛是雄性激素分泌不足——说话声音稍微高一些,就会露出干涩的尖细来,像是碎铁片刮过玻璃。 

  付小馨胸口如遭重击,疼得她都快哭出来了。  

  “我就想,我有钱啊。”罗宾说,“我他妈有的是钱啊,姐,我罗小波穷得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钱了。”  

  他形容一瞬间扭曲,又一瞬间平复,显示出某种“闷声作大死”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歇斯底里来。  

  一艘敌军近地机甲追了上来,驾驶员不管不顾地把他们这艘改装过的机甲再次拉高,甩出的高能炮就像是轨迹精确的球,一击爆头。  

  巨大的钢铁怪物在空中分崩离析,发出滔天的火光。  

  机甲里的亡命徒们大声尖叫:“全垒打!”  

  罗宾含着微笑扫了一眼:“黑市违禁品,我买得起啊,佣兵也好、通缉犯也好,我都买得起嘛!这世界上什么东西我买不起呢?我留着钱干什么?全球通币不好用了,我有货真价实的大金条!我还有钻石,我收藏了无数的稀有矿产,我干嘛不花?我倾家荡产炸了这帮狗娘养的,就为了听个响,我高兴!”  

  对他这番疯言疯语,近地机甲里的亡命徒们轰然叫好。  

  追击的敌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碰到了这种情况,当即迟疑了一下,以机甲的速度,这片刻的时间差,已经足够罗宾他们拉开距离了。

  而他还不肯只是拉开距离逃走,罗宾打开机甲两翼,拖出了两个大箱子,打开一看,里面是满满当当的“新币”。

  “新币”的全称是“新纪元地球通用货币”,是沦陷区内他星系人发行的。 

  人类抛弃金本位已经很久了——哦,指的是真正的黄金本位,不是罗宾第一次见傅落时候约的那家又贵又难吃的餐厅——然而所有的信用都在战乱年代失去了惯性,大家又开始自发地违背生产力规律,寻求贵金属本位币制。

  全球通币的购买力在下降,而所谓“新币”,在地球人眼里,更是不如一个屁——哪怕他星系人复古地印制了制作精良的纸币。  

  罗宾双手扛起箱子,走近机甲开口处,尖声呼啸:“哟——”

  成箱的纸币就像无数迎风举翼的蝴蝶,在气流中翻飞出不规则的舞蹈。  

  天女散花中,机甲嚣张地绝尘而去。

    “老子有的是钱——”罗宾在近地的半空中对着空旷的天地、无边的敌人喊着。

《大英雄时代》Priest

 

9.感情线中令人动心的第三人

九枝灯

       九枝灯皱眉,正欲起身,却听得外面传来一道脆亮的铃音,慵然的懒声随之响起:“行之兄长拜启,一别数日,心念殊甚。兄长之来信,吾日夜诵读。字字句句,铭记心间,夜来仍有字章入梦……”

    九枝灯欣喜又慌乱地起身,甚至不舍得多费步履前去开门,径直将开了一点点的窗户推到最大。

    徐行之拣了窗边榆树的一条高枝儿,优哉游哉地坐卧其上,右手抱头,腕上六角铃铛泠泠作响,另一手则执住信纸,历历诵念着。

    九枝灯清冷的面颊泛起淡淡地绯色:“师兄,你……别念。”

    徐行之把信纸一合,执于指尖,自树上轻捷跃下,长腿一抬便越过窗台,笑道:“师兄又来找你讨酒喝啦。”

    九枝灯接过他手中信纸:“师兄随时来,我随时恭候。”

    由窗户进了门来,徐行之背靠着窗边,左顾右盼:“别说,你这里的酒还真不错。”

    九枝灯抬手替徐行之拂去发上落花:“师兄想要什么,随时来就是了。只要是小灯有的,只要是师兄想要,小灯便一定给师兄。”

   ………………

    九枝灯注视着徐行之的眼睛:“师兄同清静君说过你与他打算结为双修道侣之事了吗?”

    徐行之摸一摸鼻子,眯眼轻笑:“你可别告诉重光啊。……这次天榜之比,我若是能蝉联魁首,我便会在夺魁时宣布,孟重光乃我徐行之道侣,我要正式与他缔结姻缘。”

    说罢,他持杯与九枝灯轻碰了一下:“提前庆贺一下。”

    酒液摇晃,徐行之杯中的几滴酒溅入了九枝灯杯中,让他原本倒得恰到好处的酒线溢出了一线。

    九枝灯喉结狠狠滚动了一番,把杯子放下,取出锦帕,缓缓净手,声音里听不出什么喜怒来:“师兄倒真是胆大。四门弟子怕都是要被师兄吓到了。”

    徐行之乐道:“我就是想看他们嘴都合不拢的样子。尤其是北南,想想他那张脸我就高兴。”

    “师兄高兴便好。”

    徐行之自行用酒壶给自己斟满酒:“别说,上次雪尘办的婚礼真是热闹,我瞧着眼热得很,赶明儿我也得办那么一场。”

    九枝灯只觉自己肝脏生痛,他惊讶自己竟还能在剧痛下说出话来:“师兄若是同女子结亲,公告四海,自是不在话下。但是跟同性道友成为道侣,都是静静地办了……至于大张旗鼓,宴请宾客,道门从未有过此等先例。”

    徐行之丝毫不在意:“那便让我来做这个先例啊。”

………………

九枝灯疲惫地倒在椅背上,苍凉又好笑地想:我九枝灯究竟生了几颗心,能由得人糟践呢。

《反派他过分美丽》骑鲸南去

 

10.具正道之心的对立角色

童如

       镜照谷和临仙台相距不远,很快,浓重的血腥气就顺着风传来了,李筠手中的木牌上陡然冒出一团一人多高的黑雾,翻滚的黑雾勾勒出了一个不怎么鲜明的人形,一瞬间唤起了程潜忘记的记忆。

      这个人他梦见过!

      韩渊吓了一跳,扯着嗓子叫道:“哎哟娘啊,这是什么?”

      那黑影没有回答,他端正地悬在半空中,站成了一条肃穆的影子,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可程潜就是觉得,这人身上仿佛有种准备献祭似的平静与凛然。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你……是不是就是北冥君?”

   “北冥?”黑影轻轻地笑了一声,低声道,“何人配冠北冥之名?那都是鼠目寸光的凡人们妄自尊大罢了。”

《六爻》Priest

 

11.像反派栋梁的正面人物

巫妖克瑞玛尔

       是的,他将会容许盗贼活着,就像他容许德雷克船长活着,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需付出代价。

       他将一个邪恶的轻笑展示给盗贼。

       葛兰确实有些也许能让他摆脱目前困境的想法,但还没等他将其付诸于实施,细长的银绳就勒住了他的脖子,巫妖让他反复窒息了好几次,才容许他从绝望的黑暗与恐惧中挣脱出来。

       “你也许还不明白一件事,”巫妖说:“我有很多选择,而你,只有两个选择,应诺我的要求,或者死。”

       “但你要我做的事同样会让我死。”盗贼嘶声喊道,他眼前发黑,喉咙就像是被塞进了一把刀子,脊背和四肢疼痛难忍,浸透了他整条裤子的黏腻水迹散发出冰冷的恶臭。

       “一个是有可能,一个是必然,”巫妖心平气和地说:“我觉得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

       盗贼考虑着,他不敢向他的同伙和公会的法师寻求帮助,他外甥不是公会的成员,德雷克却是公会的“朋友”,他不能挥霍公会的资源,只为自己复仇,他没有这个权利。

       施法者所要求的数目将会在公会的账目上开出一个不容忽视的漏洞,但正如他所说,这个缺口并不是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弥平的——葛兰外甥的死牵涉到了好几个人,他可以威胁他们,要求他们给出赔偿与贿赂,否则他们将被迫领取一个或几个最为危险的任务;还有钝头酒馆的主人,单就告密和出卖是无法抵充他全部的罪责的,毕竟葛兰姐姐心爱的儿子在他的酒馆里丧了命,他得拿出更多更昂贵的东西来祈求盗贼的宽恕。又及,葛兰知道德雷克在尖颚港有一个固定的住处,内里的装饰与用具极尽奢华,还有着超过半打的奴隶,其中一些相当的年轻漂亮。

       至于一条能够并愿意尽快离开尖颚港,前往碧岬堤堡的船总是能找到的。

       银色的细绳一刻也不曾离开盗贼的脖子,在死亡的威胁下,无论是谁做事的效率都会变得很快,在黎明前的黑暗尚未离去时,巫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和他的船。

《圣者》九鱼

九鱼太太的西幻是真的正,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她什么时候会更新?

 

12.设定优于剧情(或相反)

《奥术神座》爱潜水的乌贼

       把知识和魔法联系在一起的设定蛮吸引人的。整篇文我喜欢看的部分就是奥术讨论的部分,波粒战争那部分特别有趣,但剧情和感情部分没啥新意。这篇文我喜欢的就是些物理史数学史演绎的部分,冒险剧情平平,感情部分掰直百合也就算了跟,主要是写得看着让人挺尴尬,没有味道。

 

13.内容高于文笔(或相反)

《18岁中单想打职业》闭目繁华

       看这篇文看得我满脑子骚操作,激动地下载LOL。然后认清了电子竞技菜是原罪的真理,结束游戏,卸载,打开晋江一气呵成。感情戏很弱,培养感情的方式是一起打游戏(太真实了)。

 

14.除了结局一切完美

《卡徒》方想

       当年写到后面因为和起点有了纠纷就仓促结尾了,那么多剧情草草带过,那么多伏笔仓促揭晓,更不要说还有些坑放在不管了,这结局是相当是让我怨念。

 

15.撑过开头就是坦途

该题已经被抢答了,摊手。



  27 5
评论(5)
热度(27)

© 一色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