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橙子

我去拯救艾欧泽亚了

Only a house quiet at snow,
a space for myself to go,
clean as paper before the poem.

 

【扉泉】回忆是实体的更高形式

-突发的扉泉,带微量柱斑,别在意标题


-本意只是想让泉奈捅一刀回来,然而全程都是扉间视角


-Nonsense


-点开BGM听一下呗

 

 

     千手扉间坐在桌边,虽然面上的表情依然严肃,但从那皱起的不时轻微抽动的眉毛还是能推断出他大概心情不好。

     千手扉间为人沉稳又靠谱,对自己的心情也是能很好的控制住。现下这么反常,实在是事出有因。

     在他结束工作回到家宅后,他的大哥一脸严肃地找到他,说:“扉间,我有话要对你说。”千手扉间是个感知型的忍者,虽然由于性别原因没能拥有神奇的第六感,但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已经拉起了警报。

     “怎么了,大哥?”他面上还维持着沉稳的样子,但已经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来提防他的大哥接下来可能要说的话。

     “我和斑是那种关系。扉间,你是我的弟弟,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千手柱间一脸严肃地陈述。

     大哥你刚刚好像说了很不得了的东西啊!那种关系是什么啊!哪种都好千万别是我想的那种啊!千手柱间高能不带预警,于是千手扉间一下子没能维持好自己的表情,一瞬间就僵硬了。

     “重·来·一·遍。”千手扉间木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扉间,我知道这可能让你觉得有点难以接受,但是……斑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知道我难以接受你还说个什么劲,指望我理解吗?想都别想!宇智波斑?温柔?也只有大哥你会把这两个词放在一个句子里。大哥你说你到底是眼睛不好使了还是脑子不好使了?

     “所以,那种关系是什么关系?”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柱间像是有些苦恼地托住了下巴,犹豫着开口:“唔……就是,你该管斑叫嫂子的那种关系?”

     “……”

     扉间毫不犹豫转身就走,觉得这话真是听不下去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后,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他早就隐隐觉得自家大哥和宇智波斑的关系不寻常,这个早几乎能早到两族还在交战的遥远的过去,只是他多少带着一点逃避性质的没有去深究。

     他对他大哥轻易的信任感到愤怒。宇智波很危险,不能信任宇智波。

     尤其是那个无可救药的弟控宇智波和他明明还有杀弟之仇。失去了最重视的人的仇恨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千手扉间不信任宇智波斑。

     但此时引起他烦躁的原因还有一个——

     宇智波泉奈。

     类似这种时候,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毫无理由地,回忆起宇智波泉奈来。

 

     回忆有两种,一种你想忘就忘了,不留痕迹;还有一种你怎么也忘不了,明明觉得不在意,它却固执地植根于脑海深处。千手扉间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忘记宇智波泉奈了,但也没有觉得,自己会有那么清晰地记着他。

     不过有关彼此的回忆实在是乏善可陈。

     如果把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之间复杂的关系称作一段孽缘的话,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的关系就好定义多了。

     死敌,你死我活的那种,相看两厌的那种。

     在他的大哥还和泉奈的大哥愉快地在南贺川边打着水漂,谈着理想,惺惺相惜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在战场上打打杀杀过不止一次了。

     几次下来,也是到了能交换一下名字的阶段了。

     他还记得那时,两族的交战告一段落,两人又一次兵刃相接后也该要撤退了。有默契地都停下手,戒备着彼此拉开距离,对面的男孩却在达到安全距离前就停下了脚步,拉扯了一下嘴角,扯出一个嘲讽意味的笑容:“泉奈,宇智波泉奈。”

     当时的他一定是觉得这种行为很多余,他对于对手叫什么一点兴趣也没有,也觉得没必要知晓对手的名字。只沉默着又后退了两步,理都没理对面的人。

     结果那边的人就站住不动了,在战场上多停留一秒危险就大一分,这样的行为简直是有病。

    “你的名字?千手家的人都这么不懂礼貌的吗?”那边的人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对待敌人要什么礼貌,这种逻辑简直漏洞百出好吗?宇智波果然都是有病,这么小的孩子症状都已经这么严重了。然而转念一想,扉间又觉得对方有病自己不能跟他一样有病,这么僵持下去拖拖拉拉的自己也要走不了了。

     “千手扉间。”连交换名字都不情不愿的。

     对面的宇智波泉奈得到了回答后,大约是满意了,最后抿出个笑容就快速地撤退了。

     之后在南贺川相遇时,他们都已经能报出对方的名字了。

      “扉间。”

      “泉奈。”

     这样多余的行为毫无意义,却成了之后他们每次交手前的一个固定步骤,就像是一种确认。然后就是刀剑相向,火焰与瀑流袭向对方,不死不休。

     这样的相处才符合正常的千手和宇智波相处的模式。就该是这样,只能是这样,他们都这么告诉自己。

 

     千手扉间觉得烦躁,尤其在他回想起五六岁的宇智波泉奈的笑容时,只觉得特别的碍眼,特别的烦躁。却不知那烦躁从何而来。

 

     当回忆中的很多天都大同小异时,你会发现你没办法分清那之中的某一天,逻辑成了一种无用的工具,领着你在回忆的迷宫里兜兜转转,最终也是没能建立起回忆的秩序,而是在其中迷失。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的日常全部都是打打杀杀。不是你在我身上留了道口子,就是我在你身上开了个洞,记忆中的对手有着各个年龄段的脸庞,从幼年的娃娃脸,到少年还未完全长开的脸,最后永远的停在了青年犹带青涩的脸。所有这些脸庞都带着那种熟悉的笑容,像是在嘲讽着什么,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又像是在悲哀着什么。

     当回忆千篇一律时,唯一的例外就会格外令人印象深刻。千手扉间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最后他一刀掠过宇智波泉奈的那一幕。

     并不是后悔,也不是别的什么。但听闻泉奈死讯时,也没有喜悦。只是突然想到,以后没有人天天跟他斗个你死我活后,倏忽间闪过的一点无所适从。

     说到底他们之间的深仇大恨,不过是太多的身不由己。

     但这也没有持续很久,在斑和他大哥地动山摇地打了一天一夜后,出现了“你弟弟还是你”这种奇葩选择肢之后,千手和宇智波和谈了。

     和谈了,日常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他的大哥不靠谱起来实在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和谈之后大小事件多了去了,需要他操心的大量的事把那点微末的无所适从干干脆脆地挤到了一边——那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他的人生在此转了个弯,拐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他把宇智波泉奈连同过往一起抛在身后。

 

     在决定作为诱饵独自一人迎击金角部队时,扉间已经预料到了结果。死亡临近时,他也觉得没什么奇怪或不安的。他把沉稳冷静自制的形象保持了一辈子,不希望就因为这么点事就失态,他坦然接受这一切。

     视线慢慢被黑暗笼罩,感觉被抽离身躯,恍惚间他好像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红瞳。好像对方就在他身旁一样。

     火遁与水遁相遇制造出了大量的水雾,弥漫在两人身周,灼热的温度混杂着疼痛鲜明得宛若真实。和记忆里的每一次一样。和记忆里的最后一次一样。

     他能清楚感觉到生机一点点从体内流逝,所处的这个世界仿佛已成虚幻,回忆这种本来无关紧要的东西悄然浮现。

     大概是弥留时最后的残像了吧,扉间疲惫地想。不再去深究为何偏偏会是这一段。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答案。

     只是如果说那种情感还没有消散的话,他以为他早已经学会了把它压制下去。

 

     白茫茫的水汽阻碍了视线,不能很好的锁定对方的身影,但也是发动飞雷神斩的最好时机——曾经的他也的确那样做了。

     扉间握了握刀,却是没再动作,只是一瞬的差别,对方就用刀又快又准地捅穿了他的心口,只是一层迷蒙的水雾,怎么阻拦的了写轮眼。

     是了,如果我们的结局是这样。我杀了你,或是你杀了我,本就没有任何区别。并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还欠了你一刀。

     千手扉间觉得也许自己永远也无法拥有那种浓烈灼人的情感。并不是说他没有爱。他爱他的家人,爱木叶这个村子,爱村子里的人们。然而这些爱都不是那种爱,他的这些爱似乎能和责任感画上等号。

     忍者守则说,不可直视宇智波的眼睛。可宇智波们已经是那么难懂的家伙了,若是不直视对方的眼瞳,透过那双猩红的眼睛望进他的内心,又怎么能弄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扉间目光扫过青年的脸庞,直直地望向那双不能注视的妖冶红瞳,复杂的难以言说的也再无法传达的情绪在心中激荡,与伤口的疼痛交织,灼烧着所有的全部。

     战场的火光中闪烁的仿佛是他们敌对的岁月,其中充满着的所有苦痛、无奈连同仇恨都燃烧着,火焰越来越明亮,那火光直指天空。

     而那种感情,居然是他曾拥有过的,最接近爱情的一种。

     宇智波泉奈脸上还挂着那种只是稍微抬起些嘴角的冷笑,好像在嘲笑他的狼狈,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脸白白净净的。他在那一刀之后就再没动作,维持着极近的距离,近到连对方脸庞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时间在此刻走到了终点。

     到底还只是臆想罢了。

     即使是臆想也不知还能怎么继续了。让一切在此刻终结就好。

 

     他们的过去早就被时间碾作碎末,再没有回头的余地。

     然而记忆是可以回溯的,它一直静静地待在原地,等待着某一天以某种姿态被忆起,猝不及防间将你拉回过往,那时你才会发现原来你很在意。

     他最后把唇印在宇智波长长的黑发上,这样一个动作,仿佛就用尽了他一生全部的放纵。

 

-FIN-


  116 8
评论(8)
热度(116)
  1. 神隐中一色橙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当我不存在

© 一色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