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橙子

我去拯救艾欧泽亚了

Only a house quiet at snow,
a space for myself to go,
clean as paper before the poem.

 

【柱斑】白头

-短篇一发完结

-想试试这样的风格

-老套到不行的梗

-不谈人生





出了火影楼,沿着街道径直向前。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连续几天细雪连绵不断,直至今日正午才见了些阳光。

千手柱间一身火影袍,也不觉得冷,他慢悠悠地踏着步子,路上的积雪已经被人仔细地扫到了两旁,璀璨的阳光闪动在细碎的雪粒上。

几乎一直埋首于公文间的柱间走出火影楼的瞬间几乎有一种活过来了的感觉。他是万万没想到火影居然是个文书性质的工作,要知道他最不擅长这个了。

而监督他工作的是他那个敬业爱岗的如果有的话全勤奖可以领一辈子的弟弟,连偷懒都没了可能。

柱间:公文批不完怎么办?

扉间:……加班。

柱间:QUQ

现在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他从工作狂弟弟那里磨来了半天闲暇,心情愉悦地抬眼望了望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正好。

雪天之后的晴天尤为寒冷,让人倦怠,街上的人并不多,倒是一些半大不小的孩子们精力旺盛得很,丝毫不畏惧寒冷,又是堆雪人又是打雪仗。

柱间看着火影楼旁那个头上罩了个藤制菜篮,那菜篮上还歪歪斜斜地画了个火字上去的,特别特别蠢的雪人,感觉有点微妙。

他还在楼上时就听到了楼下这些小孩子玩闹的动静,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弄了这么个逆天的雪人出来。

不过千手柱间到底是心态好或者说天生缺根筋,只在心里纠结了一下,也没有把那简直抹黑自己形象的雪人毁尸灭迹,反倒是走过去正了正那代替火影帽子的菜篮。

这样原本只存在于梦中的和平安宁日子也变做现实了,一些细节也就不必在意了。

柱间抬头,看向街道尽头,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现了立在远处树下的阴影中那个身影。尽管阴影遮挡了视线,但他相信对方也注视着自己。

千手柱间觉得自己有些贪心。从幼时起就扎根于心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但他却还觉得不够,还奢望着无望的情感。

他不禁微笑,加快脚下的步伐,站到那人身前。

只要努力,再遥不可及的梦想也能实现。而无论是谁,都有拥抱幸福的权利。

天真的梦想已然实现,本以为无望的情感也得到了回应。再不需要更多。

“斑。”他叫出男人的名字。

 

 

宇智波斑背靠树干,整个人隐于阴影中。他环抱双臂,漆黑的瞳仁望着向他走来的男人。

 千手柱间。

斑在心底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个人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只有这个人能调动起他仅剩的所有的情感。

“等我很久了吗?”

“没什么。”

两人肩并肩,向着树林的深处走去。

斑穿着宇智波一族的服饰,高高的衣领遮挡住旖旎的视线,眉头下意识地皱着。柱间偷偷地看了一眼这样的斑,心底念头一转,悄悄地在掌心握了一把雪。

“斑,虽然走了不少弯路,但最终还是得到了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嗯?”斑不置可否,侧身看向身侧的柱间,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然后他被人从衣领塞进一把雪。

宇智波斑觉得千手柱间不能好了。

你说你多大人了怎么还能这么幼稚。

尤其某个罪魁祸首还一脸计划通的表情,努力憋笑却还是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宇智波斑气得连原先想说什么都忘了,就琢磨着是一把火烧了那家伙呢还是一把火烧了那家伙。

他还没琢磨出结果,就已经抓了一把雪往那张傻笑的脸上抹。

柱间笑归笑,躲避起来动作不见迟滞。还嫌自己作的死不够,暗搓搓又捏了个雪球砸过去,有了准备的斑也不会就这样被击中,宇智波的族长和千手的族长在小树林里打起了毫无意义的雪仗,任谁看到都要被这两人的无聊镇住。

玩闹性质的打雪仗两人都没有使用查克拉,单纯凭借体术来投掷和躲避雪球。但打斗的后面又都舍弃了雪球,变成了比拼体术。

体术到底是柱间略胜一筹,最后他把斑整个人压在洁白的雪地上,斑仰面躺着,四肢被柱间压制住,动弹不得,长发铺散在身后,宛若雪地中绽放的花朵。

“我赢了,斑。”柱间歪歪头,好整以暇地开口,看向身下的人。

斑好看的眉毛皱着,过分白皙的脸因为之前的打斗又或是因为愠怒染上了一点微红,柱间头发上的雪随着他歪头的动作落下,柱间就看着斑伸出舌头,舔掉了唇边的雪。

现在的宇智波斑,与平时完全不一样。

平日里的斑有光芒,但那些光芒是带刺的,太过耀眼又全都暗含锋芒,不管怎么努力你都看不到他的内心。可是现在,看着躺着雪地上的斑,那些耀眼的光芒现在同细雪一样温和,那会刺伤人的锋芒同细雪一样柔软,收敛起来化作纤细的绒毛,一下一下挠在心上。

于是你终于可以看清他锋芒下的温柔。

柱间看着那薄唇,视线像是被黏住了。

本被压制的男人抓住身上人一时的失神,迅速翻转身子,柱间眼前一花,转眼位置便调转了过来。

“柱间,是我赢了。”男人的脸与他贴得极近,被拉长的话音就落在他的脸颊上,有些痒。

心底似乎更痒了。

望着斑略带得意的脸,柱间心想:我这是,彻底沦陷了。

他毫不犹豫地抬起头吻了上去。

“唔……你!”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然而片刻后斑也不甘示弱般地回应着柱间,唇舌交缠,追逐着彼此,他们彼此对立又互相吸引,仿佛命中注定。

 

 

极尽缠绵的吻结束后,两人磨蹭着从雪地上站起来,拍落身上沾上的雪,这两人打起雪仗的仗势可不小,附近的雪地都不再平整。

斑想着之前的事,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

于是他抬脚,狠狠地踹了一脚身旁的树。

这一脚力道恰好,树枝猛地一颤,上面的积雪哗啦一声全都落了下来,落了两人满头满脸。

千手柱间觉得宇智波斑不能好了。

你说你这么做损人损己,图个什么呢?

他刚想说些什么,一抬眼看到的却是斑头发上落满了纯白的雪花,想来他自己也是一样。

——这算不算,是一起白了头?

光是这么一想,他就又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那种一般被称作傻笑的笑容。

宇智波斑一看,自己的对手兼基友又莫名其妙地傻笑起来了,就有些窝火。

“你笑什么?”

“唔……没什么。”有些话,没有必要说出来。结果柱间的笑容又放大了几分。

就是这样傻兮兮的笑容,看了就让人心中窝火,可他偏偏就是抗拒不了。

又为何要抗拒呢?本就不需要抗拒。

斑一把把人按在近旁的树干上,几乎是凶狠地吻了上去。

头发上的雪还未被抖落,远看着倒真有几分白头的意味。

 

 

这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一切初始的地方,一片承载了爱与和平的土地,也是梦想实现的地方。

只是那时的他们都没有想过,就连这些事物也会有终结的一天。



-FIN-

  46 7
评论(7)
热度(46)

© 一色橙子 | Powered by LOFTER